Skip to Content

《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》10.平衡五根

資料出處: 
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

10 平衡五根

■ 精進根及定根的平衡

首先讓我們來看看進根(E)及定根(C)的平衡。

進根 (E) 及定根 (C) 的平衡 (E/C),指的是這兩要素,當它們同時呈現,生起一特定狀態的意識。當它們兩者平衡的良好(+C+E) 或 (-C-E), 心是平穩,能引導產生正念。如果失調的話,心偏一方,會產生精力過盛 (+E-C) 或昏睡 (-E+C) 狀況。

這種平衡關係不應與其他心理要素來混淆,它們也會同時出現。譬如,一個普通不修禪的人,心清明時他的定根/進根 (E/C) 是平衡的,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的正念很強。因此有必要包含變數 (P) 來說明狀況。(P) 代表心力或驅動力,它會增加以持續或增強的心理活動。我把它解釋為「欲」(chanda) 或 「欲行動」或如《阿毗達摩》所定義的:「現象其希求目標」。

我們在此說明符號及其代表的意義:

P1 為現起的驅動力
P2 為較強的驅動力
P3 為很強烈的驅動力

這三個重要變數的呈現,可以用圖表來作最好的表達,跟圖一起的說明部份,相應於該組合所含概意識的類型。

圖表6. P1 階段

禪修剛開始,心理動能還沒成就。這種狀況多半發生在禪修剛開始的前幾天。

S

沒有正念,因此心不善。

EC

定、進皆弱,但因無正念,它屬心不善。這個代表意識在弱的狀態,呈現的主要是呆滯。甚至貪心、瞋恨可能出現,它仍然不顯著。

EC

進過於定,心力雖不強仍傾向躁動、散亂,心跑到許多不相關事情。

EC

定過於進。心呈現昏睡、夢境、不活潑的狀態,通常出現在你一大早努力地想禪修時。

EC

定進皆強。禪修者變得較緊繃,及內心心神不寧。

S

正念呈現,因此心是善的。

EC

正念弱,但是因根力不強,正念也不強。這種平衡狀態就像一個普通人的健全心智,跟從驚嚇中復原差不多。

EC

進過於定:有正念但不能持續在特定目標,想觀許多目標,但又不特別嘗試地去做。

EC

定過於進:因為禪修,心平靜下來,但仍舊容易被擾動。禪修者對目標的性質,也並不特別敏銳。

EC

正念變改善得多了,定力開始深化。正念多多少少也在持續。

圖表7. P2 階段

第一個禮拜之後,動能奠定了。心變得有力,好壞都有可能。當然,方法用對的話,它應該是好的。

S

無正念,心不善。

EC

P1 階段的 EC

EC

心變得極端的散亂不安,但是你無法讓它停下來。就好像有人想很多各種不同問題,但又無法解決它們,緊張增加。

EC

不易移動、很重。目標通常變大,並過度敏感。禪相或十遍的目標會多起來,並持續長久。頭會重。

EC

心幾近於歇斯底里狀態。想大喊大叫,或憂鬱。可能會持續上幾個小時(危險點)。

S

呈現正念,因此心是善的。

EC

P1 EC

EC

心很活潑、警醒,並有正念,但不能深入定力。在上方盤旋,甚至跑到外面的目標。經常發生在一個很徹底的經行後面,因為經行有很多主動的觀照,心力充足。

EC

定力深化,某些程度的正念也在,不緊張,或許也會有點沉。可能聽不到聲音,睡醒也不能恢復精神。但是他不能觀照到很細,或起積極敏銳的觀照。

圖表8. P3 階段

密集禪修許多週後,你或許希望心能完全就緒。你能走多遠,這就視你的車(心)的力道(心力 P)而定。

S

無正念,因此心不善。

EC

P2 階段的 (EC)

EC

心全然恍惚,無法控制。

CE

念頭偏執在同一件事上打轉。會變自閉,全然孤立的。心裡可能全部是幻覺。

CE

瘋子的心理狀態;會變得很狂暴。

S

正念呈現,因此心是善的。

EC

P2 階段的 (EC)

EC

心敏銳有活力。不能入睡。徹夜禪修,但深厚的定力無法持久。

CE

定力很深,持續很久,起禪悅入安止定,但正念及智慧並沒有快速開展。

CE

心像個聖人。八風不動,因為他理解世間的真實性,不起執著。

從以上可見,很明顯的,當你去密集禪修,具有正念 (S) 是很重要的。這個要素守護心,不誤入歧途、入邪定。具有某些程度的正念,能有莫大的助益;甚至在修純寂止禪,止禪行者通常會忽略正念。

當正念成呈現,那至少你是安全的。如果你不太確定,那你最好先弄通,或者放棄不練。

下個階段是平衡精進根 (E) 及定根 (C)。這個可以用增加 (+) 某項,或減少 (-) 另一項來調整。在禪修剛開始的時候,調高較弱的那項會較適當。因為心力 (P) 還很弱,這麼調無傷大雅。

譬如案例: Pl (—E+C)++E = Pl (E+C)
(譯者: 在P1階段,定多進少,調高精進根,那就平過來成 Pl (E+C)。)

但是如果某根過強,就把它調弱,這是比較安全的調法(譬如放鬆),特別是當注意力不夠,時間卻很充足,可讓你審察,或者當你缺乏知識及技巧,就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調整。

譬如案例:P2 (—E+C)——C = P2 (—E—C)
(在禪修約一週後的 P2 階段,定多進少,就要調弱定力。會呈現定進皆弱。)

儘管如此,如果你有充足注意力、知識及技巧,那你可以調高所缺的根力,這個理論可保證你快速進步。

案例狀況:P2 (—E+C)++E = P2 (+E+C)
(在 P2 階段,定多進少,調高精進根,那就平過來成 P2 (+E+C)。)

重要的不只是去調高、調降任何特別的根力。重點是要調哪個?要調多少?這個需要點經驗,但是以一般的標準,這個平衡點在於正念最穩定之處,會開展定力的深化。那也就是說,當正念增加、精進力及定力的深化,這都是同時進行的。

■ 信根及慧根的平衡

定根及進根的平衡方式,多少像是拔河,或一組天平,平衡信根及慧根,跟那個不一樣,信根及慧根關係著修行的開始與結束。當我們所談的智慧是修慧,這種智慧學禪前並沒有,它從禪修中生起,藉著修鍊增長。所以,任何拔河或平衡真正出現的,可能會涉及智慧,這個是思慧,生起需要思考,它並不假借觀照。不論如何,在清醒的時間內,它們是不介入純觀察。因此,在低層次平衡信根及慧根是需要的,它提供一個穩固的基礎,不然懷疑(因為迷惘困惑,推論的思考)會生起,癱瘓了整個修行,或者過度的虔誠,導致愚信,修行錯誤。這類的平衡,在適當的小參中勸誘可得,善巧的禪師會激勵、鼓動行者,當你的信心退減,當智慧不足,需要資訊、經驗。在實修時,請教禪師較佳:

問: 信心以什麼方法來參與增強根力,引導至解脫?
答:信心彷彿一個啟動裝置或是火星塞。它是精神生活的起源。在佛教,信心是信佛、法、僧三寶。

由此我們做各種功德,布施、持戒、禪修,這些帶給我們幸福快樂。它就像珠寶箱的鑰匙。所以,俗話說:信心是最大的財富。

但是,如果我們的信心,只帶領我們達到這種做慈善及持戒的程度,它只提供了人世間及欲界天的幸福快樂。如果它帶領我們習寂止禪,那它會引導我們達世間禪定,帶來梵界的快樂幸福。一切無常,這個畢竟比在苦界受苦好。要是它能夠帶領我們,出離輪迴,完全離苦,證得不滅的寂靜-即涅槃,這會是更好。因此,它不只帶領我們修毗婆舍那,也應能捨離苦邊。這就好像是渡海,所以俗話說:人們憑藉著信心渡過海洋。

因此,信根不只是產生動力來習禪,禪修者應有足夠信心,長遠修習,它也能引發其他諸根,如念根、定根及慧根。

有些人心裡想,「我們才沒有那麼多時間修行。」他們的信心不夠,若信心堅定,再忙也會找出時間禪修。

再者,如果有人說:「現代人不可能踏上聖賢之道。」你或許說他不給自己機會,同時他也註銷他的苦難同伴友朋們的機會。我們也無法說他有信心。

如果你想追求某些值的付出努力的,你的思考該正面一點。當然,你也要實際一點。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佛教不建議盲信。所以我們要有教法理論(但要選擇閱讀材料)及老師(我們經常也要從中選擇),不可忘記-這並不是普通的「常識」。以著經驗,信心將會強化智慧會生起。

如前所述,由過度思考所得的智慧,較恰當地描述是誤導或推論的(即錯誤類型的智慧)。事實上,從觀照而生起的智慧愈增長,則愈接近我們的目標。它提供了這條路較好的願景,我們的錯誤要如何更正,我們的優點又要如何增進。最後它讓我們認識諦實真理。

智慧因此是到達目的地的方法,雖然它本身並不是結果。這個也說明了,內觀智慧是由培育而生。因此執著這些將會是個錯誤。

至於根力,智慧強化了它們,就如同水泥,把其他機能集在一起,聚成所需要的形狀,它照亮了所有現象的真理。這類的智慧永不嫌多。除非是德行圓滿的人,一般人通常是很缺乏智慧。

■ 平衡進根及定根的方法

關於平衡進根及定根,對治方法如下:

1.所運用的正念類型

意識心是與正念相關的,那裡也有其他的心所,其使那類型的正念在此生起。我們在此所關切的,只有精進力及一境性,它們與進根及定根平衡相應。因此,如果我們非常正確地了解,哪一種正念是欠缺的,就可以朝這方向去努力:

  • 如果我們昏沉想睡,我們所需的是較有活力類型的正念。它雖輕卻歡愉的,很快的就出現,彷彿是那種充滿熱誠的人。你要記得:不要把心力跟體力混淆了。儘管是激勵起心力,最好是以放鬆身體的方式來做,而不要是帶壓力的。那你就知道這種敏銳性,或者是主動性的正念,它是隨時準備好出擊。
  • 然而,當你精力過盛,有散亂的傾向,那用一種放鬆、自在型的正念會帶來平衡。把心帶到一種平靜歇息,要記住捨離執著的恩典。心平靜,正念達一境性。

2.運用系統式觀照的正念

「系統」在這裡指的是以下兩者中的任一種:


a.系統式或主導式正念,指的是主導目標是以一種、或者以有系統的方式來觀照,開展正念。之前講過有關目標的優先性。譬如,禪修者首先觀當下明顯的主要目標,再觀次要目標,諸如此類。

b.無抉擇性的覺知:這種正念是,不管任何目標,浮現在心眼上就觀照它。不需去選擇要觀照目標。

通常我們以主導式觀照著手學習,因為它較有活力,並能以較快的方式增長正念及定力。它與四正勤中,「已生之惡為除斷」、「未生之善為生」這兩者相應。

因此,它是用來增進根力,或者強勢制伏煩惱障,提升內觀智慧。

非主導性正念或無抉擇性的覺知,用在多多少少有正念持續的狀態。微細的目標,可以被觀照的像粗的一樣清楚。也會有許許多多的目標,你甚至無法給它們命名標記。無抉擇性的覺知的正念很穩固。它與在四正勤中,「未生之惡,令不生」相應,避免惡念,維持心的清淨。在這個系統,因免除了主動地移轉心力來觀目標,心力也就相對的低。定力也可以提升,但正念要能持續。因此,如果心躁動,無抉擇性的覺知可以使心靜下來並放鬆。

3.嘗試錯誤的調法


在實修中,並不是那麼容易精確地指出,五根是怎麼個不平衡法。如果這樣的話,我們也可以用嘗試錯誤的方式。

譬如,當禪修者遇到「心卡住(Stuck mind)」的狀況,心好像是被堵塞住,無法觀照任何東西。它的起因可能是定力或精進力過強,或許禪修者心起疑惑。

禪修者可以先以觀觸點的方式,來提升精進正念。如果不管用的話,那只要放鬆、休息,用無抉擇性的覺知,甚至好像也不起作用,只要持續這樣就好。

如果還是不管用,禪修者就重新回到第一步。遲早它們中有一個會起作用。

有時候,我們運用過度,導致一個毛病,或者「心卡住」,或者放太鬆,導致另一個問題。經由練習,我們可以降低過與不及,並把它提鍊到一個平衡點。這種正念的平衡狀態,是以相等的精進力跟定力的增進而來深化的。它是較深層的覺知的開展。也就是說,當敏銳力提升,我們就更放鬆或平靜。

如果你能做到,提升在平衡狀態並持續長久,禪修就會很有進展。「心卡住」指的是心變鈍、昏睡、精力過盛,或注意力不靈活。

4.選擇適當的姿勢或目標,其會生起或減低該根力

a.姿勢是生理性,但它能影響五根的平衡,藉著:
i 運用體力其可影響心
ii 目標所呈現的性質
儘管肉體上的精力以及心力是不同的,它的確在某些程度上,能影響心力。大體上我們能理解,如果我們從事一些勞力的活動,心多少也會活躍起來。

依體力與心力運用相關性,我們可以大約地擬出一張

圖表 9:體力與心力運用

 

增進精進力

姿勢

消耗體力程度

+++

站立

消耗很多體力

++

經行

消耗適度的體力

坐禪

較不耗體力

0

臥禪

不耗任何體力

(圖表說明: +表多,0表無)

因此,如果我們昏沈睡眠,行立禪或經行會有助益。那如果我們散亂或心力不能集中,從事坐禪或臥禪較佳。不過,我們是不推薦臥禪的,因為你會很容易就睡著,可是當禪修者生病、或者已經要睡覺了,是可以行臥禪的。

一般通則是坐禪跟經行的時間要一樣多,各一個小時。坐太多或經行過多(多於一個小時)是沒有利益的。特別是對初學的,因為他們若偏於一方,經常就無法良好地保持正念。儘管如此,要記得,平衡五根是指心力,不是肉體上的。所以,如果你進展的很好,一個小時後正念跟定力都處於很好的狀態,那是沒有理由要換姿勢(起身經行)。

b.目標與姿勢有關,也可以影響五根的平衡。

i 觀坐與觸點

「觸」指的是與身體各接觸點的感受,「坐」指的是那些在非觸點,身體的覺受。這些組成許多肉體的氣力-拉、伸展、(肌肉的)扭曳…等,維持適當禪坐姿勢。這些主要是由風大要素所組成。除此之外,熱、硬等也可以被感受到。

在每一個坐觸的觀照點 (S或T) 上要停留多久?這是依狀況而異。當你昏沈、目標不清楚,那就不要停太久,每點約五秒鐘;但是如果你並不睏,你可以觀久一點,或許每點 50-100 秒或者更久,去觀不同的覺受。如果你很有耐心持續地觀,坐、坐、坐、觸、觸、觸…很多精力會生起;在許多案例中,它可以克服昏沉。那你可以觀多一點的覺受。譬如 S1,S2,S3,S4…等或者是 T1,T2,T3,T4…等(見以下圖表)。

另一種觀法是只觀不同的觸點,T1,T2,T3,T4…等,如果你昏沈、目標不清楚,這會比較有精神。它是單點抽出,要觀久一點,每點 50-100 秒或者更久,如果你的正念還可以的話。這個觀法可適用於初學者,他們還不全然理解觀「坐」的意義。當定力生起,你就可以覺知到全身的覺受,如果可以的話,轉到無抉擇性覺知。

通常坐、觸會喚起進根,那是因需要很多的精力來保持正念,觀坐 (S)、觸 (T) 有許多不同的方法。開始時,我們只觀一般的 S 坐,T 觸,S 坐,T 觸等。

ii 上、下

「上」、「下」指的是當我們呼吸時,腹部往外、往內的移動。因為我們所跟的移動,可能很不規則,我們往往會忘掉週遭其他事物。它將會愈來愈細。因此,它比坐、觸更能產生定力。它很快的會跟痛起關連。

圖表 10. 觀照坐及觸點


圖例說明:
S 表「Sittting」,指通常坐姿整體穩固的感受
T 表「Touching」觸點,譬如身體與坐墊/地板接觸的感受
R 表「Rising」,上升,呼吸時腹部往上/外的移動
F 表「Falling」,下降,呼吸時腹部往下/內的移動

可是,因為它的不規則及粗糙,在快速安使心平靜下來這方面,它是不及觀鼻尖的呼吸。但是,也是同樣這個理由,它是較容易來作為觀毗婆舍那禪修目標。

iii 痛覺苦受

如果瞋心不同時生起的話,這種目標生起很多精力。這是因為它刺激又強烈的特性。因此,我們以強固又穩定的正念,把心安置在痛點上,也就是說真正敏銳。可是,它也是很累的。

iv 樂受

喜樂為心力集中的近因,在這種狀況下,顯示出定力較容易帶出。因此,我們必須非常警覺,否則會掉進昏沈的狀況。


v 聲音/聽到

聲音通常不會拿來做毗婆舍那禪修觀照的主要目標,因為它不連續、會分散。而且,它是外在目標。因此,它並不能引發定力。它對激勵起所需的精進力,也不太有幫助。儘管如此,它有助益於提供一個因緣,當其他所有的目標都不清楚的時候,它可以讓禪修者警覺於當下。

vi 經行

因為在過程中主動觀照,經行較容易激發精進力以及正念。有很多的移動以及動機需要觀照。同樣的理由,它也經常不易進入深定。因此,當經行速度很慢,以及停下來較久的時間,當雙腳都站在地上的時候,你就要非常的放鬆。

vii 看見/光

如同聲音,當定力深深下沉時,看見光應該被擯棄。在經行時,眼睛通常打開的,因此看見東西是無法避免的。對初學而言,這個很會讓人分心,所以他們經常要觀「看見」,以攝護眼根。儘管如此,因為它明亮及擴散的特性,可以產生相當的精力,並驅散睡意。

有另一種光,當你閉眼打坐時,它會出現在你心眼。這些被歸類為心理的影像。修毗婆舍那,應觀照直到它消失。修寂止禪,光可以被用來開發定力。

如果我們可以選擇目標,那我們也可以選個能平衡根力的目標。譬如,如果我們有睡意,就觀痛、坐、觸而不觀上、下以激發精進力。

我們也可以反向運用,當我們選的這些目標不現起,那我們可以增加或調減我們所需的根力,來做平衡。譬如說,痛是可以增進精進力,如果以較放鬆的方式來觀照,它是可以被平過來了。相同的,如果有樂受,那就需較警覺或有活力、積極的觀照方式。

另外一點要記得,個人的習性也會影響根力的平衡。活力充沛型的,就需能靜下來的,懶散型的就要點活力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