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》17.毗婆舍那禪修進步的要點

資料出處: 
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

17 毗婆舍那禪修進步的要點

在此提出進步的要點,以提升毗婆舍那禪修到較高的層次。

■ 戒律

我禪修進步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律儀。這不意味我以前戒行不好。我出家受具並不是出於信仰,倒是好奇心使然。然而,出了家後,許多事情發生了。也不知是怎麼了,在那種環境下,心境就自然而然改變。戒律對一個比丘並不只是遵守戒條之類事情。很明顯的,當我們持戒,我們就避免許多不善業。但是,它遠超於這個,戒律對出家人,象徵著他的生活型態,前景整個改變了。譬如,我出家前在唸書,個性非常目標導向。一次又一次的考試,成績一次又一次的發表。然而,當你脫離那種無意義的緊張競爭,來過宗教生活,生活宗旨傾向於精神解脫,而不是物質的利益。戒條就本身隱含著,這樣的生活要丟開世俗的一切,一心一意來尋求清淨解脫,證無為法。

以前老在心裡頭打轉的事物,出家後開始淘汰,我得到許多體驗,後來我才發現那是毗婆舍那的禪修境界。在學毗婆舍那前,我較投入漢傳禪法的學習,不是日本禪(Zen),是漢傳「禪」(Ch’an)。所以,如果你從一個出家人的觀點來看戒律,你就不會把它當成單純的持守戒條,而是一種生活的方式,迎向修行目的,以及它所隱含的客觀目標,和當下的因緣條件。較通常的案例是:如果一個人來到禪修中心或者寺院,住一段時間,禪修並過著宗教的生活,那他的心會較平穩、趨向精神目的。相反的,如果他的律儀頹廢,就不會那麼自律,所有的事情開始耗盡、往下掉。好的準則是,從修行中去尋求戒律本身。

■ 《阿毗達摩》-佛教的形而上學

第二個重點,當我開始學《阿毗達摩》,我發現很有用。《阿毗達摩》是佛教的形而上學。它關係著對勝義真實法的探討,不同的身心過程、特徵,不同的心意識狀態。

我剛到檳城,很熱衷於《阿毗達摩》的課程,因為我從來沒聽過這個。儘管我翻遍各種關於《阿毗達摩》的書,它們都很深奧、專業,用很多我想不通的誇張辭彙,特別是那時候我的英文不太好。譬如,心所(Cetasika)英文翻譯成 mental Concomitant,什麼是 mental concomitant 呢?他們用感受(perception)這個字,那我又在想,什麼是 perception 呢?字典說「知覺」“to perceive”就是 perception (知覺、理解)。那什麼又是“to perceive”(知覺)呢?Perceive(知覺)的意思是知道,那麼意識覺知跟知道又有什麼不同呢?它並不是那麼的精準的。可是,當你讀書要抓到竅門,你就要理解它,不是一味地背誦,這個學習是要跟自己的經驗、修行有關。

很幸運的,那時候有個老師教《阿毗達摩》,他把教學跟日常生活結合。當你修行,把它跟修行結合,那是很有啟發性的。當我有一大堆問題,當時我並不在密集禪修,所以我可以花時間去分析它,儘可能的閱讀,有問題了,那我就可以請教老師。這個幫我深入覺知不同狀態、不同因緣下的心。在清楚定義禪修目標方面也有助益。譬如,當你談到貪心及貪愛,你查閱《阿毗達摩》,它就有很清楚的定義,哪個是跟運作中的不同意念相關。那當我出門,看著其他僧人,嗯,是有貪心。這個呢,貪心正在生起,你看他吃成那個樣,他貪心正在生起。然後我開始會欣賞《阿毗達摩》。並沒那麼多出家眾學《阿毗達摩》,所以我很幸運,能夠偵察發生在身心的種種現象。這個對我的禪修很有幫助,它截斷了許多煩惱,提升正念。當然,在教學的範圍內,會講到很多跟禪修有關的事。

■ 改善我們禪修的方法

第三個很有幫助的要點,那就是我們所謂常識及想要理解自己的禪修,尋求更多的方法,可以改善禪修。當我學《阿毗達摩》的時候,我會想,這個章節對我的禪修會有怎樣的法益呢?我會這裡看看,那裡查查,然後想出怎麼使用它的方式。事實上,如果你探討佛法,深入三藏、經集,不只是《阿毗達摩》,你會大發法財,智慧如海。我常感歎,儘管我已經看過相當多的佛經,我還是經常會忽略調它的特殊意涵。然後有那麼一天,我回過頭來再讀一次,我會發現它的啟示。我以前沒看懂,再讀一次,我見到它們跟修行有那麼多關連。我以前會想,這個在其它經中說過,這只是一個重覆,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突然有全新的領會。因此,如果你真的深入經藏,你會發現修行的智慧寶庫。

出家人必須背課誦經,有時候我們會碰到一些經文,跟我們很相應,那我們就能夠背起來。傳統上,學習的第一步就是背誦。當你把它付諸記憶,它就進入背誦,接著背誦跟記憶一起到來,過一段時間後,注意力就集中起來。當注意力集中,背誦就深入內心,並在那裡迴轉。當它在心中迴轉一陣子,它會深化,我們會理解,佛經這麼豐富,它可以在修行上運用。因此我發現經看起來非常淺,但你若深入,有用的智慧寶藏,就會出現。

剛開始那幾年,我反覆批閱三藏。甚至到現在,我仍然從經文中,發現更多修行要點。因此,修行就像是做研究。在你掌握住基礎部份之後,你會進入較深層的部份。每一經,都有個較深的實用層次。

■ 定力

跟修行進步有關的第四個要點是定力。只有在相當程度的定力下,才能深化內觀,生起智慧。也只有在那時候,心力才會夠強,來執行洞察的任務。

我第一次在檳城禪修中心,參加了一個為期三個月的禪修。我從沒去過禪修營,也沒學過毗婆舍那禪法。我就那麼地走進寺院,禪修三個月。在那一次禪修,我發覺當心達到相當程度的專注,所有的現象都會生起。在第一個月,雖然是有了點定力,經驗還不是很清楚。一個月後,所有的念頭和散亂都不見了,經驗就很敏銳了。我注意到了,我的念頭真的多的嚇死人。好多念頭在那裡。我從不知道自己會有那麼多妄念!當你開始禪修,你就必須掌握好散亂的心,你會了解心有多麼容易跑掉。

在那次的禪修,我得了個論點,我非常有決心,要找出為什麼念頭會冒出來?我注意到我的經行,譬如,在開始我提起腳跟,把腳踏在地板之前,心就跑掉了。因為有某些程度的正念,努力的摸索究竟發生什麼事,我發現它溜掉的那一刻,我能追溯思考的過程。在那一秒或兩秒間,至少有二、三十個念頭在,那麼地多,但是因為正念的緣因,我知道是什麼念頭,或者至少它們為數甚多,一個接一個。我說:「這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!難怪心不會進入深定。」過些時候,當念頭終於結束,所有的經驗一個又一個清楚的出現。這一課學會的是:你要下堅定的決心,要真的去持續觀照,如果心跑掉了,你要清楚的觀照它究竟跑到哪裡去。把心帶到一個較深層的定力。

為了這個,過後,我努力使自己更進步,我去修止禪。當我第二次返回緬甸時,這個又發生。我發現它非常有用,但是它的重點並不是在止禪。當我第一次去緬甸時,我想學止禪和毗婆舍那。我想儘可能的多學一些。不過,他們不願意教我。他們說:「現在毗婆舍那是重要的,它有優先權。」因此,我必須練習直到他們滿意。我能理解這個,因為人們幾乎沒有時間。即使你脫離社會成為一個僧侶,你真的不知道,你能維持多久?這個世間本然不定,加上因緣條件,你必須做個抉擇,我選擇繼續學毗婆舍那。雖然一些人說,在你能在毗婆舍那有好的進步之前,你需要止禪禪定功夫等等,從我找到的個人經驗,基礎內觀智慧的層次,不需要那些的。進行純觀完成內觀智慧是夠的。那當然,如果你有止禪基礎,那將會是一個優勢。問題是考量時間的限制。達到基本和必要水準的定力,作為毗婆舍那的基礎,可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,但是我們的時間不多。另外,當你從止禪轉到毗婆舍那,它不意味著,你能夠很容易地移轉目標。你的優勢將只有一顆較平靜的心。

我確實同意有某些人,在他們學毗婆舍那之前,真的需要寂止禪。這對煩惱心非常強的人們來說確實如此,真的需要抑制。但是,對大多數人來說,我認為這不是絕對必需要的。雖然如此,當禪修的層次愈高,它就非常有幫助了。例如,如果一個人觀照上、下到它破碎了,碎片粉碎成微細顆粒,粒子剎那間快速生滅,那麼如果你進入較深的止禪,細小的顆粒可能擴展成到一個大的氣球,每個大的氣球內部,像是有很多更細的顆粒。變化速度好像被放大了許多。佛經中提及,例如:可以利用內觀智慧為工具,證達最高境界的阿羅漢。

■ 其他重要的因素

有禪師出面教導,是個重要的因素。第一個要素是信心和信任的問題。剛開始學習的禪修者,信心是變動、不穩定的,飄忽不定。當禪修順利,信心滿滿,但是痛和問題開始時,那信心就逐漸下降。當再次順利時,信心又增加,當問題再次出現時,信心又減退。如果有禪師在身邊,多多少少信心還會在,你會繼續禪修。

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,傳承上很多東西都是師弟間口耳相傳。是有些書面文獻,但是很多禪師並沒有寫下他們的智慧經驗。他們沒有時間寫下他們的深心智慧。就算有也是用緬文寫的,你念不懂的。此外,很多事情不能描述出來。僧侶身著袈裟,不能暗示他們已經證達任何聖果位,因此有很多敏感的問題,並不允許寫下。這是保護禪修者和禪師自己的。因此,在某些程度上,許多這類的經驗技巧,保留在口頭教導。這樣的話,你需要向禪師親自求教。我們經常會從學於不同的禪師,每一位都幫你砥礪禪修技巧。

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是修行本身。通常修行要延續幾年,如果你打算達到最高境界,譬如開悟證果之類,密集禪修是需要的。因此,(兩期)禪修間不要離得很太遠,在空檔期你必須小心積存煩惱,特別當壓力增加時。

在你去禪修之前,我建議你,至少一星期間,每天定課做禪修,否則當你到達禪修中心,你必須一點一滴的開始學。每天有做定課的人大約只需兩、三天來追上他上次的進度。對什麼也沒準備的人來說,它可能要花上四到五天,如果他臨行前很忙,緊張壓力大,那時間可能要花更長。然而,兩次禪修間的空檔,若是你有心理創傷、非常壞的經驗,你可能必須花上整個禪修期間努力清理它,才能追上進度。不過那比在裡面腐爛掉好多了。當它開始在你裡面腐爛、發惡臭,你的心就毀了。

放心,從許多我見過的禪修者中,很明顯的,如果你有長遠心,定期參加禪修營,並且在家規律的禪修,日積月累,即使沒有道智果智、證悟涅槃,你將達到某種程度。至少你會很接近它。禪修它本身就很有利益。引領到路口的實際因素很少被談論到,因此那裡就懸掛著大問號。我個人認為與波羅蜜(菩提資糧)、過去業力累積很有關。如果你有耐心,那過一段時間,進步將會來到,你將明確地達到某種程度,你將會快樂得多了。實際上,你將會是世界上是最幸福快樂的那種人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