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》18.生活在邊際︰日常生活中的正念

資料出處: 
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

18 生活在邊際︰日常生活中的正念

■ 重新調整

禪修營結束後,回復正常作息,將有一段時間,心必須重新調整,對世俗環境起作用。

有些人反而會變得更狂野,或者更敏感急躁。在禪修營期間壓抑了欲望,這些是釋放出習氣的反應。不需要煩惱,他們很快就會平息下來。

有些人還會努力繼續,做他們在禪修營期間一直在做的。在此,有些併發症可能出現。他們好像有點詭異,同僚間相處,拒人遠之,或者高高在上。他們不講話,不像過去那樣的說笑,甚至走起路來輕盈曼妙!

很明顯的,在外面瞬息萬變的世界裡,走的這麼慢,努力保持正念,是不實際的。不過,它並不意味著,如果我們不想要的話,也必需講些沒有意義話。如果禪修會影響到你的工作效率、作研究或者家庭生活,那你必須在某些程度上做讓步。讓我們面對它,你不是一個比丘或者戒尼。你還可以修正念禪的,只是不要以那麼強烈的方式。這並不是在作抉擇,但是情勢如此,你必須調整過來。

■ 煩惱瀑流

當我們回到外面的世界,那我們要如何繼續禪修呢?在外面的禪修,可以用兩個層次來看待。第一個層次是隨波逐流。第二個層次是活在邊緣。讓自己隨波逐流意思是,不要讓自己被淹死。

在佛法裡我們談論洪水瀑流,瀑流有不同的類型。有煩惱流。外面世界煩惱氾濫成災。在巴利語,瀑流是「ogha」,聽起來幾乎像是「ogre」(童話、民間傳說中的食人妖怪)。有欲流(kama ogha),有流(bhava ogha),見流(ditthi ogha),和無明流(avijja ogha)。

欲流是感官欲樂的瀑流。他們來了一個又一個,你就完全沉沒了。因此你必須飄浮在水面,隨順雜染。有流,有是成為、生死相續-你想要某些存在體。你想為了成為各種不同的人,在所有人中,你想要當一名英雄,你想要一切。見流,見是錯誤看法和想法。無明流,無明是無知或者愚癡,在癡妄中裡淹沒。換句話說,當你沒有正念,煩惱心重,就會被它們所覆蓋、沈溺。你會捲入瀑流。動彈不得。無法解脫。

■ 飄浮在水面

因此,第一個部分是保持飄浮在水面上,不要讓自己被淹死,那就要有正念。只要你能有正念,那就非常好。一直保持正念是很難的。通常,這是人的本性,很難正念不斷。例如,如果你病得非常嚴重,日復一日,病痛不斷,你能多有正念呢?為了幫助我們提起正念,我們必須建立基本護持條件。首先是物質環境。越是安靜,對正念越有幫助。其他如寺院和佛畫圖像也會幫助。你可以慢慢地透過這些一點一滴的開展。

選擇生計,我們叫正命也是很重要的。如果你涉及不清淨的生計,不承順道德,很難保持一顆純正的心、清明的良心。因此,必須做些事情。要不就改業,或者對它採取措施,拒絕邪命資生。關於工作,你要考慮禪修的另一個層方面是時間的因素。你的工作的性質,讓你有時間禪修嗎?有些工作可以算是正確的生計,並沒有牽涉到殺生、偷竊、妄語、邪淫或者使用麻醉品,但是它佔了許多時間。你從早到晚工作,一年休假兩星期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你不會有時間禪修正念,參加密集禪修營。你或許會特意地排出時間,每天禪坐,不過當工作後回到家時,你累垮了,以致於不能好好練習。這樣的工作是不合適的,因為它對禪修沒有幫助。

在家居士們必須謀生,並努力騰出時間禪修。在的西方更難,參加禪修營的費用通常很昂貴的。必須支付場地租金,禪師的供養金、機票錢、食宿費用。在亞洲比較容易,禪修營多半有人發心護持。在澳洲參加一、兩次較長期的禪修營,費用就足以支付到亞洲的來回機票,並住上幾個月。有時禪修者喜歡那樣。他們能到一個全新的環境禪修,之後他們可以去觀光。

關係

第三個要素是關係。當年輕人請教我有關男女關係時。我會建議他們不要結婚。婚姻只會帶來麻煩。泰國有句古老的格言:「如果你把心交給一個女孩,你絕不能當僧侶。如果你把心交給一個男孩,你肯定會哭。」但是如果你真的忍不住,命運操縱,那你就必須仔細選擇。至少,選擇一位對禪修相同感受的婚姻伴侶。你們或許可以決定結婚,但不要有小孩。孩子一降生,你就離不開他們,不能把他們扔了,即使他們不是有問題的小孩。你會有好幾年的責任期,必須要恰當地撫育他們。如果你的婚姻伴侶,到頭來跟你無法投合,就有分居或離婚的問題。

能與對禪修有好感的人在一起最好,不見的只是丈夫或者妻子。這一點可能有點難,因為並不是很多人都禪修,那你必須影響他們。做個好的模範,讓大家看看,透過你的禪修,你變得更好,終究會有些影響。當然,發起核心小組共修是最好的。參加過禪修的人,應該努力讓大家聚在一起,見面、討論或每週定期共修一次。如果你發現那裡的人無法起共鳴,你要安之若素,獨行如犀牛。它將會是一條孤獨的道路。不過孤單比較好,總比加入狂帽族好,浩劫一場,那種會讓你付出代價。

有益的活動

第四種條件是,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過程中,我們不禪修時,從事善業、培育菩提資糧。當你做善事,有善業,心的狀態純淨以及其他功德正在蘊育。忍耐、慈愛、慈悲、恬靜、正直、老實,這些在善業在活動中培養。濟貧、做環保都是善業。不過,你要注意,不要忙過頭了,沒空禪修或者不想禪修了。那到頭來,當你什麼事也不做,無聊了,坐在電視機前面,讓電視機把不必要的感官目標放進你的心,直到你癱下。

從事善業在居士們的生活裡,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。原因之一,他們增長了某些必要的技能,滿心善意,實際上也充做一種正面的情感釋放。如果一直抑制情緒,有朝一日,終會爆發。音樂可以調劑身心,消融情緒。做點事、耗些額外的能量及情緒,也是一種好的方式來調節心。最後,閱讀提供紮實的理論的背景,這對於你的禪修來說是必要的。

鞏固了基礎,你應該嘗試練習在整天的活動裡保持正念。有幾個重點你必須注意。首先,你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念不能像在禪修營一樣好。在密集禪修營之後,你的定力不會 100% 全部退失,大約 90%,95% 或 99%,希望能少些。

因為心已經知道基本的方法,當你有空時練習,或者因緣條件許可,它將彈回些。就好像種盆景。當你給它澆水時,它會長得漂亮些,枝葉茂密。當沒有水時,或者偶爾才滴幾滴水,葉子會一直掉,直到只剩一片葉,根和莖。功不唐捐。當你有空時,給它多澆些水,會再長個三、四片葉。總比沒有好。植物沒有死。如果它完全沒了,你的心將處在恐怖的狀態。妖魔鬼怪可能完全把它佔據。因此你必須保持些正念。麻煩的是,許多的人在他們開始禪修前,或者在他們參加禪修營之前,並不要知道正念是什麼。當你對正念的性質有好的理解,你多少能在外邊的日常生活中保持些正念。

減速慢行

有些事有助於更容易地保持正念。最重要的是,不要衝、衝、衝。快,看起來並無害,實際上那是正念丟失的地方。你必需火速做這、做那,那你已經失去了正念。由於失去正念,憤怒,急躁等隨後而來。如果你不急不徐,你會有時間思考,觀察並保持鎮靜。你四處亂衝,心力沒有足夠的集中。覺知心不出現,定力也沒有,因此你不能深化。

如果你以前就一直禪修,你的心已經進入較深層的定力,找段空閒時間,像是早晨或夜晚來禪修。因為以前的經驗,定力能再出現到某些程度。但是你必須整天小心。做事不要急,也不要做一些或講些沒有正念的事情。否則,當你禪修,事情會不斷跑出來找岔。如果你能保持在某種程度上的正念,不要惶惶不可終日,正念就在當下。當你忘記時,一定要返回當下。輕鬆點,放下,不要去做任何事情。只要保持正念。永遠要回到正念的狀態。輕鬆點,放下,每天保持鎮靜的十到二十次,或者甚至只要一小片刻。你將會看見它在你的生活中做的改變。

一天一分鐘

並不是很多人能夠這麼不屈不撓地禪修。它需要很大的決心。那要怎樣做?跟著這簡單法則。每天,特意正念一分鐘。如果你觀看腹部上、下六十次,它已經就超過一分鐘。如果你能一天禪修一分鐘,早上一起床、晚上睡覺之前做,那你肯定能禪修的比這個更久。如果你坐觀看腹部上、下六十次,你將感到平靜。然後接著再坐兩分鐘。如果你能禪修兩分鐘,你就能繼續坐到三分鐘。五分鐘之後,你可以覺得夠了,但是它已經對你的生活產生影響了。你以更愉快,更有正念的心來啟動你的一天的作息。祕方在啟動,發動引擎轉動。當天氣冷時,你大概不會想要禪修。但是只要啟動發引擎,它將繼續轉動一段時間。每天禪修可以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,禪修可以保持到某種程度不退轉。即使它不深入,至少它擴大我們的經驗,建造穩固的基礎,因此當因緣許可,像密集禪修營一樣,我們的正念會迅速地進步。

有時,只透過每天的禪修,有些人會進步很快。這些人每天必定做功課。另一件事能促進「定課」型的禪修是定力,有助於迅速使心平靜下來。不太費力就能把躁動的心帶到平和。做些慈心觀,誦五到十分鐘遠離念頭,心就會平靜下來,那你就可以轉到毗婆舍那,沒有花很多時間。必須開展這種能力。那些熟悉唱誦的人,可以跟著錄音帶很有正念的誦,斬斷所有的念頭,因此他們一坐下,心就平靜下來,他們就能用正念來觀照。否則念頭跟忿恨一直闖入,當一個小時結束時,你或許才觀五分鐘上、下,就覺得累壞了。

如果你是一個很忙的人,在一天結束時禪修,那你就不需要做經行。如果在白天你是花了許多體力,你可能疲倦了。如果你實在很累,禪修之前先小睡片刻。忙碌的人最好的禪修時段是早晨。你已經有足夠的休息,心是平靜的。你要養成習慣早起,讓你自己有時間來禪修。否則如果你只有半個小時,在禪修結束之前,你將會想你今天工作上要做的事。

另一個對日常生活的正念有幫助的策略是,要有適當的計畫。當你的工作安排的井然有序,你不必那麼費心。如果你不必思考那麼多,心不會散亂流逸。把工作籌劃好,你才會有時間做有利益的事。

發願

發好願甚至可以讓你在日常生活中進步。由於這一個願心,你真會發心致力於心靈上的修行。這不是一種嗜好,只有當想要做時你才做。要持之以恆。另一方面,小心,你不要逼得太緊。做過頭了,它可能會更像懲罰、折磨那樣。你會開始害怕發願,禪修只因為你知道你應該怎麼做,最後你會放棄的。發願要有長遠心。只要盡力做,不要期望太高。有這種規律性,心會習慣攀向更高的層次,更寬廣的經驗。過些時間,心的動能夠了,由於這種制約,它會衝過去,因為內心深處的願望,這個習慣會引導、使它實現。不發願的話,沒有心想進步,心不會累積足夠的「能量」條件。你可能不想要進步,定力也不會出現。

■ 生活在邊緣上

有種較深的禪修,不僅只是浮在水面隨波逐流。這叫做生活在邊緣上。在這裡,你試圖繼續活在這個現實世界和另一個世界的邊緣界線。在世俗以及究竟真實間。在有人和沒有人之間。在受不受障礙的影響,這兩種不同的層次間。正如先前所提到的,日常生活和密集禪修營的差別,在禪修營期間,你有許多的時間,可以進去較深層次的定力。當你走時,你不左固右盼,你視地七呎。當你觀腹部上、下時,不會有人叫你接電話,也不會有小孩子跑來,拉拉你的腳,扳扳手你的手。在禪修營中,你可以很奢侈,把所有的心力都投入禪修。那就是為什麼定力會爬升那麼快。在外邊,就沒那麼容易。不過,如果你是一位很認真的修行人,你會想有深厚的定力,以及盡可能寬廣的禪修經驗。這就意味著,要努力生活在邊緣上。

毗婆舍那的好處在於瞬間定。修寂止禪,你就不能這樣,你必須割捨掉世俗活動,來保持禪那和定力。當你從密集的寂止禪禪修回來,心會變得非常敏感。幾近於傷害。當你止禪出定之後,會覺得被感官覺目標炮轟。你可能就要跑回去住山洞和森林。入止禪深定期間,是非常寧靜的,好過唱卡拉OK,和其他世俗的五欲追求。

如果你想要平靜安定,你必須在隱遁處生活。止禪禪修不適於日常生活,因為當你涉入日常生活,你就失去了所有的定力。除非你當一個隱士,倒不一定要出家。

清楚的理解

毗婆舍那定力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獲得到相當的程度。在此,禪修的重要的部分是要有清楚的理解。對目的要有清楚的理解,對事情的可行性要有清楚的理解。目的是你想要做的。動機一生起,你要觀照到動機。你知道有些動機是良善的,有些則是不清淨的。如果它不清淨,就不要去做它。如果它是有益的,你就放手去做。然後,我們講對事情的可行性清楚的理解。適合禪修,也適於很多其他事情。就生活在邊緣而論,這是入較深層次經驗的適合性,到其它世界,到無我,到真實法。因此,當你想要有正念時,你要永遠保持正念。時間合適,就移轉到正念。你將只如實覺知到身心過程。例如,當你坐在公車裡,你沒有什麼事做,你就可以觀腹部上、下,聲音,這裡痛,那裡痛…等,但是你不能進去太深,要不然你會錯過你該下車的站牌。

因此,你必須知道要怎樣控制,什麼時候進去,什麼時候出來。一旦你掌握要領,你進去就很容易。它是一條細線。特別是如果你能保持相當程度的正念,以及清明,你就可以「進去」。例如,當走路時,如果它只是一條直通通的路,沒有汽車,你可以單純的走。如果你習慣它,你可以在路旁小徑上行走,不要去注意任何東西,在適當的時刻,你就出來。但是如果你走在有車的馬路上,你就不能那樣做。

是否具合適性的問題,當我們問時,它指的是適合進入禪修嗎?有種特別的心,它能放空一切,進去一會兒,馬上再出來。大部份時間,不能這樣做,因為進入要花點時間。你必須和你的念頭鬥,然後再找上、下、去找出入息,找到它,並且繼續觀。但是一旦你習慣入定,並且觀上、下,你就想斷除其他事務,就「進去」了。走路較難,因為你東看西看。如果你的心真的想入定,你可以觀照目標,放下所有的一切事情,你能控制時間。如果這一刻不合適,你就不要進去。如果下一刻是合適的,那你就進去。如果你修行久一點,習慣它,是可以這麼做。這條界線實際上非常細。

經驗定力

如果你能入深定,甚至只進去一秒鐘就出來,這就夠好了。一秒可能就是一次很深的經驗了。開悟也可能只是一秒鐘,但它是很深的。所以訓練你自己,以便在合適的時間,你能進去一短暫時刻,完全投入目標再出來。這叫做生活在邊緣上。這經常在某些傳承上用,他們強調在日用修行,而不是做密集禪修。在這些傳承的修行人,努力在日常生活中,長時間保持正念。當他們從事工作,或一些體力勞動時,因為他們有正念,在一剎那間,能迅速入定,迅速出定來。他們經歷完整的禪那。那些重視在日常生活有正念的人,這些經驗經常會發生的。這也是我強調在日常生活中禪修的原因。太多人來參加密集禪修,努力禪修,但是當他們回去後,他們變成魔鬼,折磨自己。因此如果你可以安止在能一個目標上片刻,馬上出定,你也將會有許多機會,在生活中發展較深的正念。

這裡有些暗示。一旦你有連續的正念,觀照一個目標,切離對「自我」的概念。它就是那個引起念頭、讓你坐臥不寧的概念。當你切斷對「自我」的概念時,你就切斷對空間的概念。當你切斷對空間的概念時,你就切斷對時間的概念。例如一件簡單的東西,像是走路。如果你老是有「我在那裡」的感覺,「這是身體」…等等,你實際上不能深入經驗。所以不老在「我」上打轉。是心如是作。不要再去想空間。不要去想你在走動。移動就已經成為一個目標。然後只有那些移動,就好像你正在同一點,從未改變,因此移動成為目標。當你想起時間,不要去想你怎麼樣、怎麼樣,只要永遠地走下去。你有全世界的時間經行,不要再去想時間。然後心會深深地進入。這只是態度的問題。因此在等公車時,或隨便走五分鐘時,如果你能那麼做,那心能進去相當深的定。即使當你走的時候,你將不聽到聲音,看不見任何東西。一、兩秒間,有的只不過是心和目標。

當然,如果你能結合密集禪修營和在日常生活中有正念,那將是最好的。為了有更好的密集禪修,在你來禪修營之前,在先做準備。當然要定時做功課,「先啟動引擎、熱機」,在你來禪修營之前,努力把工作做完。許多人,因為他們想來禪修,但是有那麼多工作,匆忙完成他們的工作就離開。當他們到達禪修中心,他們很想睡。要花一些時間來調適這些壓力。但是如果你準備妥當,那你來到時,將有很大的差別。不要花上三、四天來重新拾起,你將只需要一、兩天,就已經在進程中。

■ 摘要

正念禪修是什麼?這種禪修是以有系統的模式來發展正念,它可以是強有力和敏銳地獲得內觀智慧,淨化我們的煩惱心,從苦中解放了我們。

最初,我們要有足夠的正念,阻止我們從事不正當的身業和語業。這被視為律儀。

過後,正念變得連續、強而有力,心可以保持一段時間的純淨,沒有煩惱漏。這是定力。

最後,它能變得敏銳,滲入身心過程的真實性。這是內觀智慧。

八正道中的戒、定、慧三學是相輔相成的。戒律是修定的基礎,正定是慧的基礎。當內觀智慧增長,律儀就更嚴謹。

所有這些聽起來很簡單,但是承擔的修行人知道,它是說時容易,做時難。它很耗時間和精力,因此必須做些犧牲。不過,你能確信,這是值得每一分努力的。我們需要累積許多毗婆舍那修行,以脫離輪迴。如果我們知道什麼是輪迴六道、三界諸苦,那我們就會精進不懈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