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》附錄A-五蓋(Nivarana)

資料出處: 
Mahasi毗婆舍那實修法要

附錄A-五蓋(Nivarana)

初學到密集禪修營的最初幾天、或者剛開始的階段,一次定會遇到障礙。這些障礙是心理層面的煩惱。可以把他們分為五組(五蓋)︰

  1. 欲欲-感官欲樂
  2. 瞋恨-惡意、憤怒
  3. 昏沉與睡眠-想睡、遲鈍
  4. 掉舉與惡作-散亂的心、悔恨、擔憂
  5. 疑。

在定力強而有力,足以做為內觀的基礎之前,有段時間必須克服五蓋。最初遇到的困難是想不到的,因為剛開始沒有很多正念。參加禪修營,也必須習慣於嚴格的作息常規。起初階段是關鍵時期,因為我們並不允許五蓋持續太久,特別是定力正在增長奠定時期。要小心不要錯誤的集中心力。因此,重要的是,還沒正確地掌握方法的禪修者要有耐心,不要逼自己。這將使他們能夠脫離五蓋。最安全的模式是以最小的壓力來培育正念。

當五蓋出現的時候,有兩種方法可以運用來對治︰

1.毗婆舍那的方法︰

A.把正念運用在相關的五蓋上。
B.把正念運用在(其他)目標上而非五蓋。

2.非毗婆舍那的方法︰

A.相反對的去發展有益、良善的心理狀態。
B.其他方法,例如,包括營造因緣條件來引導純淨的心。

■ 感官欲望

感官欲望是心起貪愛、依戀,沈溺於美麗、愉快等等五根門的目標。

我們出生愉悅、享樂充斥的感官世界,有多彩多姿的畫、迷人的音樂、不可抵抗的香水、可口的食品、柔軟溫暖的觸摸和刺激感官幻想。這些欲界塵境的確可以帶來某些程度的快樂以及喜悅。但是它們是非常短暫的,要這些我們必須付出昂貴的代價。五蓋可以比擬為債務,因為當我們想要它,在短暫快樂時光的前後,我們受很多苦。然而,簡暫的歡樂本身並不是平和的。或許,令人心神激盪,但不是真是的平靜。

當你觀照時,可以被清楚地照見感官欲望的生起。在禪修營期間,你持戒,因此那些吸引人、會使人分心的事物,可以減少到最低的程度。但是,感官欲望還是可以被觀察到,因為你還是很想這裡聽聽,那裡看看,跟別人說說話。當他們出現時,我們應該有正念,觀照「想要」、「貪愛」。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,我們必須十分肯定,我們是以正念在觀照心理狀態,而不被目標拖著走。我們應該儘可能使正念強大、綿密,因為感官欲望的存在,顯示了你的心力弱。我們也應該確定是以出離心來觀照,不然我們向後滑退,反倒起執著而不自知。如果我們能夠這樣做,我們將會發現那個渴愛、或者感官欲望是一件事,伴隨它而來的快樂是另一件事。快樂,只持續非常簡短的時間就消逝,創造一種令人消神、激動的愉悅,它們蓋過了苦,執著就主導你的心。如果你能觀照到感官欲望的特性,它是對目標的依戀,你不僅會把它視為不滿意,也是真正的苦。它處於一種飢餓的狀態,因此,把它與餓鬼相比。(欲火入心,猶如鬼著。)心處於燃燒狀態。俗話說:「沒有任何的火能比的上欲望。(五欲如火。)」

如果我們有正念,感官欲望的出現,很快就將停止。原因是,正念和感官欲望不能同時共存。另一個原因是,我們觀見了它的本質。問題是,我們有時仍然會渴望感官欲樂。但是,如果我們有正確的理解,決心克服欲望,一刻也不沈迷,我們將不受羈絆。這種方法是直接觀照心理的障礙,用於兩種目的:

  1. 使心純化,捨離雜染,
  2. 理解五蓋在無常、苦、無我三共相上的真實的本質。

直接觀照感官欲望也將顯示其他事情,能幫助我們克服它們。例如,我們能理解引起各種形式的貪愛的因緣條件,持續和消逝的因緣條件。生起的主要條件是具有吸引力的目標的出現。因此,攝護六根,非常有助於預防及和克治感官欲望。只有當我們失去正念,可意的目標出現在六根門頭,貪愛才會生起。當它出現時,要觀照「看見」、「聽見」之類,那它將對我們有莫大的幫助。然後我們也將知道,欲望或者它所帶來的愉悅,它們是無常的、苦的、無我的。

有些時候可意的目標非常強勢。在這種時候,我們如果蓄意忽視它,可能會更好,處理方式是轉移注意力到其他目標,就不會產生染著,也可以持續正念。對一位毗婆舍那行者來說,你可以先以正念觀照目標,即以淨化心為目的,來理解所緣目標的真實性。譬如,當禪修者經驗到愉快的心理狀態。如果他觀照它,經過一些時間,他可能會執著它。因此,如果目標不消失或不平息,持續頑強,我們建議禪修者變換一個較不可意的目標來觀照,譬如腹部的上下,或是觀坐、觸的感受。

這種視而無睹的方法,是種較幽默的建議,佛陀曾給阿難尊者,有關比丘對待婦女的態度︰

「世尊!關於婦女,我們如何引導自己的行為呢?」
「阿難!不要看她們。」
「但是如果我們非得看見她們,我們要怎麼做?」
「不要跟她們交談。」
「世尊!但是如果我們一定得跟她們講話,我們要怎麼做?」
「阿難!要警惕警醒啊!」
--《大般涅般經》

對治感官欲望的方法並不包含在毗婆舍那禪法,而是在概念目標上禪修。例如,對感官欲望發展一種反向的心理狀態,學習不淨觀可以起作用,即念身的不清淨,而起厭惡。要克服對色身的貪愛,可以觀三十二身分、墓墟觀等。如果對食物起貪心,培育對食物厭惡的感受(厭食想)。同樣的,我們也可以觀照對其它目標起厭惡、起危險不安的執著。

其他非毗婆舍那與貪欲作搏鬥的方法包括十三頭陀支,少欲知足戒行。例如,比丘可以選擇觀三衣支,這是修行對衣服的滿足(但持安陀會、鬱多羅僧、僧伽梨三衣,不多不少。)。在家眾也可以做某些程度的少欲修行。要少欲知足。其他心或者其他人能影響我們。

後面這些方法,與在概念上目標修定有關,它們是止禪業處。要修到什麼程度,取決於個人習性。通常是不必要花很長的時間來作這樣的觀想,就可以克服五蓋,並且返回正確的毗婆舍那禪觀。不過,如果我們在止禪上花費時間,定力會增加,這個需要另外的技巧來處理心。這也是純觀行者和有止禪基礎行者間的清楚界線。如果你要有個強而有力的後盾,起初的努力,需要先導向止禪的修行。但是在家人沒有很多時間,這就不難理解,人為什麼必須選擇修純毗婆舍那(純觀)。

■ 瞋恨

五蓋中第二個是惡意,指忿怒的心。它是一種猛烈的心,它企圖破壞自身和其他人的健康安樂、幸福。它以很多形式出現,比感官欲望更容易察覺到,因為它本質上的粗糙,以及它所帶來的不愉快的感覺。跟其他的煩惱一樣,趁早察覺,就比較容易克服。無論它以哪個形式出現,我們正念觀照「憤怒、憤怒」或者「恐懼、恐懼」、「妒嫉、妒嫉」。觀照時,應該儘可能保持平靜和堅定。對憤怒有正念,就像是沿著彎灣曲曲、坑坑洞洞的路開車。你必須非常警惕,穩定和鎮定。它也像是一個禪修者,他在激烈爭執的群眾中,調解他們的爭論。他必須保持鎮靜,但不軟弱、馬虎,否則會導致雙方會揍他。

如果我們能正念於憤怒的特性,對它所生氣的對象是很蠻橫、具危害性的,我們將看見心很苦惱。然而,妒忌或悔恨的人,執取這些負面的心態,怎麼也不肯放下。憤怒從來不必有什麼道理的。看見它的真實性,就把它當做燙手山芋,盡快地拋掉它。

也應該觀它,捨離對自我概念,直到忿怒完全消失。如果忿怒仍然不去,那你就必須憑藉其他技巧,譬如轉換注意力到其他毗婆舍那目標。

出現的憤怒主要因緣之一是不可意的目標。禪修者通常遭遇到的不可意目標是痛。身體上的痛楚經常是毗婆舍那目標。畢竟痛或苦是存在體的三共相,要去實證。我緬甸的業處師鼓勵禪修者,要有英雄氣概,以無畏心努力地觀痛。另一位禪師則把痛稱為禪修者的好朋友。不論我們怎樣看待它,當我們觀痛時,必須要有耐心。大多數我們在日常生活的中遇到的不可意目標,很容易以正念處理掉,也就是說,如果他們一出現,我們就馬上起觀照就可以觀滅。不過,有時候我們可能必須使用其他方法,因為我們的正念和內觀智慧可能不夠成熟。這取決於惡意的性質,它可能會生起負面的心態。

簡單地說,我們可以把惡意分成三類︰

  1. 對生物的惡意
  2. 悲傷、哀怨、哭泣
  3. 恐懼

1.對生物的惡意

對他人會懷有惡意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原因。但是,它們都不會是正當的理由。

這些負面的情感能夠如此非常深切,以致於會考慮要殺害自己的敵人。培育四梵住(Brahmaviharas 慈悲喜捨)有助於克服惡意。慈心禪禪修能克服對於任何人的憤怒和憎恨。

對受苦的眾生發送慈悲心可以克服殘酷。還可以送感同身受的喜悅給其他有情。也可以培育怨親平等,心不存著的平等捨。除克服五蓋以外,還可以獲得定力,修習四梵住禪修有多樣的好處。

2.憂傷,哀怨和哭泣

這些不快樂的心態,通常是發生在分離、失去了親近、珍愛的人。也可能是失去財物、摯愛的人。愛別離,當離別來臨,依戀愈深切和強固,痛苦的強度也隨著更大。

捨無量心的禪修幫助安撫這些憂傷。在此,我們要憶念導致我們自己和其他人關係的業因、業果。也憶念最後到來的生、老、病和死。把正念用在這樣的觀照,應該能捨離執煩惱心。

3.恐懼

我們懼怕未知、鬼、發狂的人、高度、疾病,等等。有些人受苦於某些的恐懼症和妄想症。恐懼的特徵是恐慌、顫抖、以及迷惑。有正念的觀照它,非常穩定地掌握住在顫動的心,持續一段夠長的時間。

淨信和勇氣也有幫助,所以當你不知所措時,要趕快憶念三寶的功德。經常作憶念也會生起很多法喜。那有其他助緣可以克服惡意。依《清淨道論》建議則有令人愉悅的氣候、住所、尋找食物的方式、人、姿勢…等等,用以對治瞋恨。

■ 昏沈、睡眠

Thina 昏沈指心的笨拙和不情願,就像你不想動、不想工作,或者拒絕開始要有正念的禪修。Middha 是指跟 thina 同一種狀況的心所。在這樣的狀態,心會被沉重和幽暗所包圍、覆蓋,禪修者最後會打瞌睡。

這些兩個同時出現,會使你相當虛弱,就像個病人,不能長久坐起來,或挺身直立地走。這個是心的疲乏,與身體的疲勞不同。從經驗上來說,我們發現密集禪修營期間,一個正常的人只需要四個小時的睡眠,就足以恢復身體的疲勞。當然,有些人並不同意,特別是我們都知道正常人一天要至少需七、八個小時的睡眠。我認為這個不適用於禪修者。那些非常用功的禪修者會想少些睡眠。我們欣然同意,身體必須有休息,特別是當禪修還不夠深,無法長久入深定。

當它困倦出現時,我們必須學會要迅速正念到它。經常是我們並沒有覺知到它,直到它嚴重地影響到我們的禪修。昏沈、睡眠助長一種虛弱,心變得模糊、平靜、遲鈍。因此,需要有些技巧來克服它們。對治昏沈、睡眠要記得的重點有︰

1.敏銳的覺知它的特徵

在此,你不要自滿僅僅有正念。一個人應該敏銳地、準確地觀照睡眠的性質,心態上它是一種不靈活、重的、想睡的。只有透過最初正念,觀照它的具體特徵,隨後才能見到它的共同特徵,即消逝而去。

2.積極有正念地觀照

精力、努力與懶散、遲鈍相對立。精力可以透過以下來開發:

  1. 憶念三寶的功德,以及佛和聖弟子的精勤無怠,以激勵自己,憶念懶散危險性、過患,如輪迴苦界,以增長精力。
  2. 堅強決意,積極有正念的觀照,克服障礙。精力生起是輕的,觀照順暢無礙。
  3. 心導向目標時要多用點力。增加標號的次數,使心持續不斷,標號速度也要快些。這些用在較清楚、較粗的目標,譬如痛或者觸點,特別有效。例如,你可以用系統式觀照法,觀三個觸點,來增加正念的動能。

立禪經常被推薦來對治陣陣頑強睡意的折磨。禪修者發現它十分有效,因為保持立姿要許多精力。

除了毗婆舍那的方法,克服昏沈睡眠的方法包括感受光。跟昏沈、睡眠相反,光的性質是明亮的和擴大。有關的業處是十遍處禪的光遍。在一處明亮、開放空間禪修也有幫助。思考和背誦佛法、佛經也能激勵,使心活躍起來。適切的談話也屬於這種方法。然後,還有去洗臉、洗澡、磨擦手、拉耳朵。它們多少都有效。如果這些都用告失效,有些禪修者會以一種非常不舒服的姿勢禪坐,引起痛、不可意目標的出現(譬如,坐姿雙腿往後彎,超痛!筆者見一案例,這樣坐上七天,治好了他的病)。這聽起來令人嫌惡,不過沒那麼糟,有人還要求坐在懸崖上、水井的邊禪修。我們無法排除掉下去的機會!

■ 掉舉與惡作

Uddhacca 掉舉表示心散亂,kukucca 惡作是悔恨,心懷憂惱。它們指心的混亂、慌張,心浮動不安,到處亂跑,攀緣很多事物。禪修者變得分心,不能安住在方法來觀心意識。

初學會有這種狀態,雖然他可能無法覺知到他的心的散掉了。因此要提醒自己,當心散了,要儘快把它帶來回觀照。因為的正念還不夠敏銳,就必須觀「念頭」或「散亂」直到念頭完全停止。再次,我們並不允許雜念持續太長時間,比如說,超過一、兩分鐘。如果念頭頑強,要把你的心拉回去觀照主要目標。如果這個障礙觀的好,你就會理解不同類型的散亂,它是在怎樣的因緣生起?它如何變化、進行?它如何地消逝?

如果你觀照心的散亂或念頭,通常你會發現剛開始時,那裡沒有連貫性,當你更仔細的觀察,你會發現散亂通常圍繞某些未處理、困擾的事在打轉。它就像投擲一、兩顆石頭進去水中,引起陣陣漣漪,造成水中小小的騷動。在此,我們要嘗試去發現這類障礙的原因。

它經常對發生或沒處理完的事物,以不同形式的悔恨、憂慮再三地出現。實際上,許多這類的東西都不是真正重要的,你可以漠視它、掠過它。畢竟,這個世界上待解決的問題,待做的事情,總是會有的。採取必需措施後,我們能做的只是等待。悔恨、憂慮並無濟於事,但是正念當然有幫助。

如果散亂是因為一個特定的問題或者事情引起的,對它警惕是明智的。這看起來像對某地,製造暴動的主要的犯人拉警報。如果我們能抓住、制服他,那問題就解決了。這種散亂可能一分鐘內出現很多次,但每一次你都要去觀它。在適當時候,它的力量將減弱,從而消失。這種方法能運用來對治習氣,或腦子裡縈迴不去的聲音、曲調。由於五根門上出現持久性的擾動,譬如持續的聲音或痛,這類頑強型的散亂會生起。因此,你就不能清楚地正念到主要的禪修目標。這問題落在那些正念「方方正正」的人,而不會是那些圓融的人,也就是說,那些人剛強、不靈活,還有些則偏執要在同一個目標上觀照很久。當主要目標變微細,不容易察覺到,這類散亂就會出現;或是當你沒意料到的轉變來臨,或者是沒意料到的干擾性目標滑進,這類散亂會來臨。因此,心被干擾、不滿。後果就是心散掉。應該要有正念,綿綿密密的觀照。這是在說,當有需要的時候,你的正念應該靈活得足以改變它的目標,轉換到更合適、更重要的目標來做觀照。這要怎樣做,下面各章會處理。毗婆舍那目標是變換不定的:它展現了苦的特性。它的出現和運轉都不會依照我們所希望的。要隨時準備好!

為什麼散亂會出現,它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五根不平衡。例如,有太多精力迫使心變過於活躍。精進力太強了。信力過度也會這樣。在這樣的情況,放鬆精力是很重要的。

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,你或許能找到散亂生起的根源。有貪、瞋、癡這三個劣根性,當我們精準的觀照到它,它就會消失。如果這三個根源生起時,你認不出它們,那禪修會較難進行。即使活躍的思考已經停下來,這三個根源引起的散亂還會出現。你應該努力,有正念觀照,直到它們完全停止,心理的障礙才會滅除清淨。

當心不連貫地擺脫了散亂、憂心,它有點像經驗到突如其來寂靜。與此類似,當你不再受昏沈睡眠影響,看起來會像撥雲見日。不過,如果不去追察障礙後面(的根源),我們將只會招惹它們快速的再回來,就像野草迅速重長在新近清理過的土地上,念頭可能比以往更茂密。

如你所知,散亂的因素跟對治是很複雜的,因為它可能包含所有的煩惱垢。只有透過真正連續的正念觀照,它才能真正被放下。總之,我們處理五蓋是透過︰

  1. 正念的觀照到雜染心,觀「念頭、念頭」直到它消失。
  2. 如果它停留超過一、兩個分鐘,就忽略它,把心拉回來觀照主要目標。
  3. 如果五蓋仍然頑強,辨認散亂心的性質,它的起因是三劣根中的哪一種,適切的直接觀照它的根源。

有時禪修者來問︰「我認為心真的是狂亂。有時它會想很可怕的東西,甚至是對師父和佛陀起念頭。那是非常惡劣的意業。為什麼它會生起,那我們怎樣處理它?」它是因為煩惱才出現。要處理它,首先必須辨認出煩惱的性質,然後再採取適當的措施。

還有其他方法能處理散亂心,譬如思考形式的開示,四念處相關的論書等。有些措施是︰交往良師益友、與有助益、身同感受的友伴交談、獲得正確的知識、意念散亂的危險、定力的好處…等等。最後一搏,書本建議我們與心交戰:「抓緊牙關,舌頂下顎,如果它平息收攝了,以心來引導心,那些惡劣、不成熟的念頭都跟貪、瞋、癡有關,清除掉就完結了。」除去這些,心就穩定、鎮靜下來,達到一境性得定。

■ 懷疑

Vicikiccha,第五個障礙是疑,指心的困擾、迷惑狀態,它使人懷疑、不信任真實(在這裡指對三寶的懷疑)。不過應該把這個和健全的懷疑做一個區別,健全的懷疑指《迦蘭摩經》(Kalama Sutta)所提及,懷疑所應該懷疑的。實際上後者試著正確的理解,才是智慧功用。

那些認為超出他能力所及的人,就會生起懷疑。佛法是遠超過邏輯推理,那些只在概念的層次作用。因此,導致這些人們的混淆和無法確定。整個任務應依照正確的方式進行,懷疑癱瘓掉了整個進程。當他們出現時,正念觀照懷疑的方法,可以解決多數情況下的問題。較的持久的問題,小參時與禪師的會談,可以整理清楚。

真正的麻煩發生在那些來禪修與的人,他們對三寶並不敬信受行,不懂修行及其目的、佛法的特質。

理解適當的理論,可以去除相當程度的懷疑,以及提供恰當的信心,足夠在道途上長遠修行,從毗婆舍那禪修中獲得淳厚、相續的淨信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