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毗婆舍那禪》附錄一 禪修指導

資料出處: 
毗婆舍那禪

附錄一 禪修指導

道德行為(持戒)

「戒清淨」是禪修者在禪修時有所進步的必要條件。只有當戒清淨時,禪修者不會內疚,能夠捨離和容易入定。在禪修營中,禪修者必須受持八戒︰

1.我受持不殺戒。
2.我受持不偷盜戒。
3.我受持不淫戒。
4.我受持不妄語戒。
5.我受持不飲酒和不吸食麻醉品戒。
6.我受持不非時食戒。
7.我受持不歌舞觀聽,不花鬘嚴身,不香油塗身戒。
8.我受持不坐臥高廣大床戒。

毗婆舍那的意思(The Meaning of Vipassanā)

如果禪修者不了解毗婆舍那禪的目的,他就不會想透過觀察身心生滅的現象來發現某些事情。

Vipassanā 是個由 Vi 和 passanā 組成的複合字。Vi 指各種各樣,也就是無常、苦、無我三種特性;Passanā 指正確的了解,指透過以正念觀察身心現象所獲得的了解。因此毗婆舍那指透過內觀,直接了解身心現象的三種特性(無常、苦、無我)。

以正念觀察(Note mindfully)

膚淺的觀察會讓人分心,所以要專注而準確的觀察當下所發生的現象,活在當下。如果你在禪修時尋找某些東西,你的心是在未來,而非活在當下。禪修的基本原則是:觀察當下生起的任何事物。

當定力弱時,「標明」是正念的朋友;如果你不標明,你會很容易錯失目標。標明的話語雖非必要,有時卻很有幫助,尤其是剛開始時;除非標明成為障礙,否則不要放棄「標明」。準確的觀察每個身心生滅的過程是很重要的,要去了解他們的本質。

坐禪(Sitting Meditation)

打坐時,禪修者的身體應該保持平衡,不要靠著牆或其他支撐物,否則「正精進」(sammā-vāyāma)會減弱,而且你會想睡覺。坐在加高的壓縮的坐墊上,會使身體向前彎屈,這會使你昏昏欲睡。佛陀的弟子舍利弗(Sāriputta)和目揵連(Mogallāna)坐禪時不用任何坐墊。

每次坐禪後一定要行禪一小時(當不在禪修營和時間有限時,行禪的時間可以減少)。當從行禪改為坐禪時,正念和定力不應該中斷。剛開始禪修時,初學者可能不清楚要觀察什麼。馬哈西尊者教禪修者以觀察腹部的起伏開始;當觀察腹部向內移動時,心中默念:「收縮」;當觀察腹部向外移動時,心裡默唸:「膨脹」。

根據《大念處經》有關四大種的篇章,腹部的移動是風界。四大種中的每一種都有它個別或特有的特性。地界有軟硬的特性;水界有流動和凝聚的特性;火界有冷熱的特性;風界有移動、支持和振動的特性。

當禪修者具足正念,了解腹部的起伏時,那麼我們可以說:他正確了解風界的本質,而且摧毀了「自我」的邪見。開始禪修時,如果你感受不到腹部的起伏,你可以把手放在腹部上。

必須正常的呼吸,不要太快,也不要深呼吸,否則你會疲倦,盡可能放鬆身心。當腹部的起伏逐漸明顯時,你可以增加觀察的頻率︰「起、起、起;伏、伏、伏。」如果腹部的起伏不明顯,如往常一般觀察他們。

雖然先教禪修者觀察腹部的起伏,然而不可執著腹部的起伏,這不是唯一的所緣境,而是毗婆舍那禪的許多所緣境之一。如果你聽到聲音,心中默念「聽到」,剛開始並不容易,然而你必須盡可能觀察;只有當正念夠強時,禪修者才能回到禪修的主要目標,也就是腹部的起伏。如果腹部在「脹起」和「收縮」之間有間隔,以觀察「坐」或「觸」來填滿這間隔。

坐禪時,不要睜開眼睛;如果你睜開眼睛,定力會中斷。不要只坐一小時就滿足,你能坐多久就坐多久。不要改變你的姿勢。

行禪(Walking Meditation)

要認真看待行禪,只透過行禪,禪修者便可證得阿羅漢果位,佛陀的最後一位弟子須跋陀(Subhadda)尊者是最好的例子。在行禪時,觀察你的腳,以敏銳的覺知來觀察腳的移動。剛開始,只觀察一步,心中默念「左」或「右」。不要閉上眼睛,保持半睜半閉,看前面大約四或五英尺的地方;頭不要太低,這樣不久就會造成緊繃或頭暈;不要看你的腳,否則你的心會散亂。

當你觀察腳的移動時,你的腳不可以提得太高;觀察的目標逐漸增加,也就是觀察腳移動的步驟增加。 剛開始,禪修者可能觀察一步一個動作(即左,右;左,右),大約觀察十分鐘;之後,分成三個步驟:提起、推前、放下;最後,禪修者可以進一步增加到五個步驟︰提起、推前、放下、觸、壓。請注意這點:在禪修一小時中,心一定會經常跑掉。

行禪時,你不可以四處張望,你已經看了很多年了,而且你還有很多年可以到處看。如果你在禪修期間四處張望,你是在向定力「告別」。觀察想要到處看看的「慾望」。對禪修者而言,眼睛到處看是非常嚴重的問題。建議每天至少行禪和坐禪各五到六個小時。

日常生活中的正念(Mindfulness of Daily Activities)

佛陀一生都在修習念處禪。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覺知是禪修者的生活方式;一旦他無法觀察任何活動,這表示他不是禪修者,因為他沒有正念、定(samādhi,三昧)和般若。每天的每一個活動都要有正念;如果你不能以正念觀察你的日常活動,不要期望會有進步。沒有觀察日常的活動會導致嚴重的失念(non-mindfulness)。從這一剎那到下一剎那,必須有持續的正念。禪修者的「念根」包括整天持續不間斷的正念。

持續不間斷的正念會產生深的定力。當禪修者有了深的定力,他才能了解身心生滅現象的本質;了解身心生滅現象的本質可以使痛苦止息。

如果你有持續不間斷的正念,你每天都會發現新的東西。在禪修期間,你必須保持正念,不必著急。馬哈希尊者將禪修者比作行動非常緩慢的病患。做事時要非常慢,讓你的心專注。如果你想要在禪修上有所進步,你必須把動作放慢下來。當電扇快速旋轉時,你無法看到電扇本來的樣子;如果電扇慢慢轉動,你就可以看到。因此你必須放慢速度,以便如實的觀察身心生滅的現象。

當你週遭的人做事非常匆忙時,你必須對週遭的環境不以為意,並積極觀察所有身心生滅的現象。談話對觀智的進展是非常大的危害,五分鐘的談話可以破壞禪修者一整天的定力。不要閱讀、朗誦或回憶,這些會妨礙你的禪修。

疼痛和忍耐(Pain and Patience)

疼痛是禪修者的朋友,不要逃避疼痛,它是通往涅槃之路。痛苦不會通知你它的到來,它可能不會消失;如果疼痛消失,你可能為它傷心,因為你的朋友已經離開你了。有些禪修者甚至跪坐在他們的腳上,以便引起疼痛。觀察疼痛不是要讓它消失,而是要了解它的本質。疼痛是涅槃門的鑰匙。

當定力好時,疼痛不是問題,這是很自然的現象,與「生起、滅去」並無不同。如果你很專注的觀察,心會安止在上頭,並且發現它的本質。當疼痛生起時,直接觀察它;當疼痛持續太久時,不要理他。持續的正念所產生的深的定力,可以克服疼痛。

如果行禪時有劇烈的疼痛,禪修者應該停止行禪,去觀察疼痛。忍耐導向涅槃;急躁、不耐煩導向地獄。對刺激你的心的任何事物要有耐心。

觀察心和情緒(Noting Mental and Emotional States)

如果你觀察任何心理狀態或情緒反應,觀察的心要稍微快些,積極而準確,以便使觀察的心持續和強而有力,那麼「念頭」會自動停止。很快的觀察你的念頭,就好像你用棍子打他們,心中默念︰「想,想,想…」或「想睡,想睡,想睡」或「愉快,愉快,愉快」或「悲傷,悲傷,悲傷」;而不是慢慢的「想~想~」或「想睡~想睡~」。

除非你能觀察到跑掉的心,否則你的心無法專注;如果你的心仍然跑掉,這表示你沒有積極的去觀察它;這種觀察力是不可缺少的。

如果你知道所想的內容,你往往會繼續想下去;如果你覺知念頭本身,那麼念頭會停止。不要執著思考和理論。觀智來自深的定力,而合乎邏輯或哲學的思考來自膚淺的定力。殷切的心和「擔心能否獲得定力」會使你分心。

昏睡可以透過更精進來克服;「標明」對觀察也有幫助。好奇和期望絕對會耽誤你的進步,如果「好奇和期望」生起,不要停留在上頭,要敏銳的覺知他們的生起。積極的觀察睡意,一再快速的觀察它。

如果你想要在禪修中有所收穫,你必須更精進的修行。事實上,觀察力總是在那裡,問題是你不願意去用它。心態非常重要,不要悲觀;如果你樂觀,你給自己提供機會,那麼你對每種情況都會滿意,你也比較不會分心。

如果一個禪修者在早上三點醒來,他必須起來禪修,他不應該等到四點,這不是正確的態度。如果你在醒來之後想睡,去行禪,否則你會想睡。(在禪修營中,禪修者在上午四點起床)如果你想睡,快速的在陽光下來回的行禪。

人有許多力量和做許多事的能力。我們必須勇猛精進,而不是試試看而已;如果你夠精進,你可以獲得四種「道」和「果」。一星期的禪修只是一個學習過程,真正的禪修在那之後才開始。禪修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,所以不要受時空的限制。

禪修者的五根(Pañcindriya)

禪修者必須讓五根強而有力、敏銳和平衡。五根是︰

1.信根(Saddhindriya):基於正見的堅強、堅定的信仰。
2.精進根(Viriyindriya):在修行時的勇猛精進。
3.念根(Satindriya):持續不間斷的正念。
4.定根(Samādhindriya):深的定力。
5.慧根(Paññindriya):深湛的智慧、觀智。

這五根必須平衡才能獲得觀智。「信根」必須與「慧根」平衡;「精進根」必須與「定根」平衡;「念根」無需與其他根平衡,「念根」是最重要的,它引領其他四根到達它們的目標。

小參或報告(Interviews or Reporting Sessions)

禪修者必須每天向禪師報告他的修行。禪修者向禪師報告他在一天中所做的和所體驗到的,禪師會糾正他的缺失,給他進一步的指導,或為了他的進步而鼓勵他,所以他們之間有效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的。

在禪修營中,每一群人都會安排在不同的時間向禪師報告。禪修者不應該在他們預定的時間之前進來,除非有特殊原因,另一方面,這會妨礙他的禪修,他可以比預定時間來得晚。當在同組內等待,等著輪到你時,不要浪費時間,坐下來,保持正念,直到輪到你報告。下一個報告者,應該在正在小參的人旁邊準備好。

禪修者應該體諒別人,尤其是當有很多禪修者等著報告時。時間很寶貴,報告時要簡單扼要,不要激動、緊張或害怕,要沉著、冷靜;以完整的句子清楚的報告,不要食言或語無倫次或低聲的說。不要等著禪師評論,只有當你講完所有的經驗後,禪師才會做評論。仔細聽禪師的指示,嚴格勤奮的遵守禪師的教導。如果有疑問,要問。

當禪師問你問題時,回答問題,不要談其它事情。報告你的經驗,即使這些經驗對你似乎不重要。

禪修後,立刻記下簡短的筆記是有幫助的,然而不應該特意在禪修時記,因為這會干擾定力。

小參時,來報告和離去時都要很有正念。

禪修營時間表

上午 4:00 起床
上午 4:30 行禪
上午 5:30 打坐
上午 6:30 行禪
上午 7:00 早餐
上午 8:00 行禪
上午 9:00 打坐
上午10:00 行禪
上午11:00 午餐
中午12:00 午休
下午 1:00 坐禪
下午 2:00 行禪
下午 3:00 坐禪
下午 4:00 行禪
下午 5:00 飲用非時漿
下午 5:30 行禪
下午 6:30 坐禪
下午 7:30 行禪
下午 8:00 法的開示(Dhamma lecture)
下午 9:30 坐禪
下午 10:30 就寢或私自禪修

以清明的正念來觀察身心生滅的現象,使我們能夠了解身心生滅現象的本質,因而去除無明。透過修習觀禪,讓心保持完美的平衡和沒有煩惱。

這本書是恰宓禪師在禪修營給禪修者的開示和指導。在闡明毗婆舍那禪的目的、利益和方法後,此書詳細論述達到心清淨的過程。熱衷於追求真理的禪修者會發現:這本書是不可或缺的禪修指南。

編者:

蘇吉梵(Sujiva)法師是此書的編者,他是 Kota Tinggi 的 Santisukharama 精舍的住持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