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一問一智慧》40.我們要對神通關心到什麼程度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40)接下來,關於「神通」(iddhi)的問題是:
「我們要對神通關心到什麼程度?」

首先,我們該談談 iddhi 本身。iddhi 這個字的意思是「能力」。它原本是日常用字,被引用於具有某種能力,可促成事物圓滿完成的東西,任何東西只要具有促進事物圓滿成功的力量,就稱為 iddhi。

後來它的意思被引申,包括以神奇的、不可思議的方式成就某事,最後我們發現 iddhi 的用法變成專指心靈現象。iddhi 一旦演變成心靈現象,就具有孳生和改善的特性,使它遠比任何物質更神通廣大。

iddhi 就像省力的器具,現在我們有牽引拖車,能在短時間內修築許多馬路,這也稱為 iddhi,但這是物質的奇蹟。在這裡我們所談論的 iddhi 則與心有關,是心靈的,而非物質的。

神通專家能訓練自己的心,具備以下的能力:使人經驗他要他們感覺的;使人親眼看到他要他們看的;使人清晰地聽到他要他們聽的;使人聞到他要他們聞的;使人經驗嚐的感覺就好像真正用舌頭品嚐一般;使人彷彿親由皮膚去感覺軟、硬和其他觸覺。除了這些之外,還可再擴展──使人心裡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、愛和任何心靈狀態。

神通真是太有用了!太妙了!因為它能使人經驗他要他們感覺的。但是這種心靈現象並不能製造物質,換句話說,超自然力量無法變現任何實用的物質,它不可能變現比丘的茅蓬、殿堂、飯菜,而讓他的生活沒問題,這種事不可能發生。這些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所經驗和出現的現象,也只有在顯神通時存在,過後它們就消失了。所以,神通無法建茅蓬、蓋殿堂,而必須由在家護法建造供養,例如祇園精舍(Jetavana)和迦蘭陀竹園(Veluvana)就是居士建來供養佛陀的。佛陀也有幾次因為饑荒沒有食物,必須吃乾馬麥,而且一天只有一把【譯註一】。這啟示我們物質和心靈是兩個不同的領域,而二種都可能顯神通。

佛陀沒有否認心靈的神通,但他極力反對顯這類神通,因為它們只不過是幻象罷了,所以他禁止比丘們顯神通,自己也戒除顯神通。在巴利經典中,我們並沒有發現佛陀顯神通的記載,而有關佛陀顯神通的記載,都出現在論書和後期的典籍中,雖然我們不必去判斷它們是真是假,但這些記載的真實性實在令人懷疑。

佛陀曾說:「顯各種不同的神通──飛行、隱身、天眼、天耳等等──是有漏(sāsava)、有取(upadhikā)的。」「有漏」(sāsava)由三漏(āsava)【譯註二】構成,換句話說,這種有執著或以執著為動機所顯現的神通,稱為「有漏」。Upadhi 被譯為「有取」,以「有取」為動機而顯現的神通是有取著的神通,它由執著產生,同時也是執著的對象。這類以執著的心而顯現的神通,是「有漏」、「有取」的。

現在,讓我們把注意力轉移到第二類神通──「無漏」(anāsava)和「無取」(anuppdhikā),也就是能自主地調御自己的心。我們舉一個特別的例子──「厭惡」來討論。人能叫自己把可厭的事看成是可厭的,把可喜的事也看成是可厭的;不論任何事都看成是可厭的,或把它們看成是可喜的,或看每件事都沒什麼,既不可厭也不可喜。

這是個例子,顯示我們具有可圓滿掌握心的能力,以致當面對會影響心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時,還能保持著「念」和「捨」。圓滿具足了「念」和「捨」,便是神通,這是「無漏」、「無取」之類的神通,沒有煩惱,沒有執取,也不會成為執取的對象。這些也稱為神通,我們應如此看待它們。

要想修到真正能變現的神通──「有漏」、「有取」的神通,是很困難的,它需要一大體系的修法,可以做得到,但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真正成就。而另一種行幻術的人,他並不能真正變現神通,只是玩弄一些偽造、欺騙的魔術罷了。

在巴利文中也談到,有些魔術師使用咒語或其他法術,能顯現出似真的神通,但要成功地訓練出那些技巧,也非常困難。至於「無漏」、「無取」的神通,反而是每個人有本事可以做到的,這是值得深思的。

現在我們都關心那些難以做到的神通,對於能力所及和最有益處的神通卻從來不關心,偏偏依然喜歡「有漏」、「有取」的神通。對於這點,我希望各位能重新思考!

【譯註一】此事見《大正藏》第22冊,568頁。

【譯註二】三漏為欲漏、有漏、無明漏。



postfro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