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本站旨在發揚原始佛法,以南傳尼科耶與北傳阿含為重心,願意將心靈與宗教追尋者當成朋友,大乘法友更視為兄弟,期許大家不因宗教派別起爭執,以尋找佛法原貌為目標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23.為什麼會認為一切皆空?這個世界、每個世界都是「空」的嗎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23)
「為什麼會認為一切皆空?這個世界、每個世界都是『空』的嗎?」

其他宗教的信徒將會問你這個問題:「為什麼你要說這個充滿著心、物及各種產品的世界是『空』的呢?」因為它們不是「我」,也非「我所有」,亦即心、物及各種產品都沒有實體可被執著為「我」、「我所有」。佛陀強調一切皆空,除了指空掉「我」及「我所有」的感覺之外,沒有其他意思。為什麼稱有這種知覺的心為「空心」呢?

《一問一智慧》22.佛陀每天安住在怎樣的心境中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22)
「佛陀每天安住在怎樣的心境中?」

佛陀曾談到自己:「如來住於空性殿堂(suññatā-vihāra)」(泰本巴利藏第 14 冊,226 頁)。這裡的「殿堂」是心法而非色法,心法本身也是一種住處,就是心境,「空性殿堂」是一種當下空掉「我」、「我所有」的心境。佛陀這樣對自己說:「如來安住於空性殿堂,每天都有無上的喜悅。」安住「空性殿堂」,就是安住於面對一切事物時都能空掉「自我」的感覺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21.佛陀的業止息了嗎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21)
「佛陀的業止息了嗎?」

如果有人問這個問題,我們不要因太粗心或太輕率地回答而褻瀆了佛陀。事實上,我們根本貶損不了佛陀,但我們的語言卻可能貶抑他的價值。佛陀的業已完全止息──「業盡」,他超越一切業,煩惱也已蕩盡無餘,正是這個事實成就他的德望,令他聲名遠播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20.此刻佛陀是否存在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20)
「此刻佛陀是否存在?」

如果有人問這個問題,我們可以引用佛陀的這段話來回答:「阿難!在我入滅後,應把我為你們建立的法和律,當作是你們的導師。」

《一問一智慧》19.那裡能找到佛陀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9)
「那裡能找到佛陀?」

佛陀說:「見法即見如來(Tathāgata),未見法的人無法見如來。一個未見法的人,即使他緊抓如來的袈裟,也無法見到如來。」(泰本巴利藏第 25 冊,300 頁)。

這意思是佛陀不存在於色身,而存在於佛心中的德行──「法」,必須先見到「法」,我們才可以說找到佛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18.佛陀禮敬誰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8)現在我們該談談佛陀。我提出的問題是:
「佛陀禮敬誰?」

佛陀自己的答案是:「禮敬法,也禮敬如法如律的僧團。」(泰本巴利藏第 21 冊,27 頁)。行止如律、修行如法就是具有如法如律的實質,佛陀因此禮敬「法」和如法如律的「僧團」。值得我們深思的是:佛陀也有禮敬的對象──「法」和行止如律、修行如法的「僧團」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17.佛陀如何描述後代的人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7)現在我們來談談人,來看看我們自己。
「佛陀如何描述後代的人?」

在一次說法中,佛陀說:「現代(意指佛世直到現在的每個時代)的人喜歡在非法中尋歡作樂,過份貪婪且尋求邪說。」(泰本巴利藏第 21 冊,496 頁)。他們在非法中尋求歡樂,也就是說,受強烈的「自我」所左右;他們完全缺乏醒覺,任貪欲過度泛濫;因為完全受控於煩惱,他們就尋求邪說──錯誤的法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16.對某個教法,若生起是佛說或非佛說的懷疑時,我們應如何解決這個問題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6)
「對某個教法,若生起是佛說或非佛說的懷疑時,我們應如何解決這個問題?」

佛陀設定一個檢核的原則:對照經典(Sutta)──法,來審查及判斷,並與毘奈耶(Vinaya)──律作比較。這個原則是建立在不相信任何人,或不以任何人為權威的基礎上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15.一定得聽聞佛陀的法或佛陀親口說的法,才能止息痛苦嗎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5)接下來,有件你們應該特別關心的事,請注意這個問題是:
「一定得聽聞佛陀的法或佛陀親口說的法,才能止息痛苦嗎?」

曾有人激烈地辯論:必須聽到佛陀親說的教法,我們才能真正瞭解佛法。但佛陀這樣說:「雖然有些人不曾聽聞佛法,也同樣可以走在正道上。」(泰本巴利藏第 21 冊,461 頁)有些人雖然未從佛陀那裡聽到教法,卻仍能透過持續地反省、思惟、學習,及恆久地觀察、修行,而走在正道上。

《一問一智慧》14.佛教所說的「業」是怎麼一回事?

資料出處: 
佛教經典系列,一問一智慧

(14)
「佛教所說的『業』是怎麼一回事?」

許多西方人寫了很多談論佛教的書,他們對討論「業與再生」的篇章似乎很引以為傲,但他們在每本書裡對這方面的解釋都十分錯誤。那些西方人公開解釋業(kamma)時,都說善業是好的,惡業是不好的,除了「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」,就再也沒有提到其他的了。這樣的說法正與每個宗教的教義相同,但這不是佛教所教導的業。

訂閱文章


by Dr. Radut